宫轩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安卓资讯 > 《问鼎之路》两个漂亮女生(图文)

 

  西秦国,京城,太子府。

  太子府张灯结彩,喜庆的红色仿佛绚烂的烟火,沁染了整个京城。太子府门口来往车马不绝,大厅上清点礼品的管家的传唱声似乎都快传到了大门口。太子府的丫鬟们来来往往于宴席之中,在红色烛光的掩映下,前来观礼的宾客们脸上洋溢着非同一般的神采。

  “杨大人,没想到您竟然亲自来了,快上座,快上座。可不能怠慢了您啊!”

  “哈哈哈,太子殿下大婚,老夫自然是要来沾光的。”

  “好说,好说。”

  “哈哈,江大总管,我可是听说了,你们家这位新晋太子妃的江小姐,那可是国色天香啊!”

  “过奖了!过奖了!”

  ……

  然而,此时太子府的东曲别院,却是一副冷清异常的样子。

  别院昏暗的地牢中,猩红的炭火中放着烧的通红的铁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脏乱的青石地板上,一个影影绰绰的女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

  沉闷压抑的脚步声自远处而来,不多时,一个身着华贵红艳婚服的挺拔身影便停在了地牢前。近身而看,竟然是当朝太子,今日的新郎官君莫言。

  “把门打开,”略显阴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冷厉,来人看到那个地上似乎没有生息的人,不由皱了皱眉头,“死了?”

  一旁早已跪下的牢吏听到君莫言的话不由得瑟缩了一下,急忙磕头回答道:“回禀殿下,只是晕过去了,这小贱蹄子命可硬的很。”

  “问出来了?”君莫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一边把玩着手上的青玉雕花浮龙扳指,神色中带着一股不耐烦。

  “回禀殿下,小人还没有问出来……求……求殿下再给小人一些时间吧……小人保证,三天,不,一天,只要一天,小人一定可以问出来。”牢吏似乎在害怕什么,身形不住的颤抖,声音中透着一股哀求。

  “废物。”君莫言冷哼一声。

  牢吏听到了这两个字,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不要命的连连磕头,凄厉的喊叫道:“求殿下饶命啊!殿下!不要杀……啊!”

  牢吏的声音戛然而止,鲜血溅在地板上,暗卫收起沾血的刀,再次悄无声息地退回黑暗中。

  君莫言神色未变,直到地上的女子发出了细微的呻吟时,他才微微把冷淡的目光移向了地上的人。

  地上的女人动了动,可是却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似乎感觉到有阴影笼罩在身上,她微微抬起了尖细下巴,努力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刺目的红色灼烧的眼睛生疼,女人辨认了一下,发现原来是血,可她早已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刚才牢吏的血。

  看着眼前的红衣锦袍男子,江楚顾不得胸口的剧痛,嗫嚅着发出刺耳又嘶哑的沙沙声,似是在质问:“为……为什么……要这……这样……对我?阿……阿言……”

  “你知道的。”君莫言眼神中没有一丝怜悯,女人的话也并没有让他产生任何怜惜之意。

  “原来……原来如此。”江楚似是笑着,眼泪却不停地流了下来。

  “说了东西的去处,我还可以给你个体面的死法。”君莫言说道,仿佛对他来说,死这个字,都是一种恩赐。

  “君……君莫言……你……你这个……小人!我江楚……当初竟然会眼……眼瞎至此!看……看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江楚眼中透着一股决然的恨意,竭力怒斥着眼前道貌岸然的男子。

  “言哥哥和这个贱人多说什么。”一道明媚的女声响起,紧接着,另一个身穿婚服的人便走了进来。

  女子身上华丽的红色婚服更加刺痛了江楚的双眼,待江楚看清来人的面目后,仿佛受到了更大的刺激,恨声道:“江……芷宁!”

  君莫言看到来人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反而握住了江芷宁的手,眼中闪过一丝疼惜,轻声道:“宁宁怎么来了,像地牢这种污秽之处,你的身子骨可受不了这种寒气。”

  “言哥哥,我没事的。”江芷宁娇笑道,看似孱弱的身子却缩进了君莫言怀里,还不忘向地上的人投以一记挑衅的目光。

  “难受了要与我说,可明白了?”君莫言一副不太放心的样子,微微紧了紧怀里的江芷宁。

  “知道了,言哥哥,你就放心吧,”江芷宁朝着君莫言轻笑道,又转而看向地上狼狈不堪的江楚,“那……妹妹怎么办呀?”

  “不说便杀了!左右江家都是我们的,还怕找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吗?”君莫言似乎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朱唇中吐出了最冷酷无情的话。

  即便是有了心理准备,江楚心脏还是突然抽搐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惨烈的笑容:“君莫言……如果不是我……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会有……有今日的……太子之位吗?”

  听到这番话,君莫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却是沉默不语。

  江楚说的没错,他这个太子之位,的确有她一半的功劳。否则,就凭他是宫女之子的出身,万万不可能有得到太子之位的机会。

  君莫言怀中的江芷宁此时却离开了他的怀抱,缓缓的蹲在地江楚面前,冷笑道:“妹妹,你可真爱说笑,这太子之位可是我们言哥哥凭本事拿来的,与你何干?”

  江楚只是顿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芷宁,话中不再带一丝情感,断断续续地说道:“君……莫言……你也要……要否认吗……”

  江芷宁冷笑一声,伸手慢悠悠地卷起江楚一束凌乱的发丝:“妹妹,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呀,不过是言哥哥一枚趁手的棋子,用完了,便扔了……而我,才是言哥哥最爱的人。”

  江楚眼底早已是一片灰暗,不见丝毫情绪地波动:“呵……江芷宁……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呵……反正妹妹都要死了,我再告诉妹妹一些事吧。”江芷宁重重地掐住江楚的下巴,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其实,你爹江海麟,你哥江逸,还有你娘林清染,不是三皇子害死的,而是我和母亲设计杀死的。那三皇子还真是傻,那么喜欢妹妹你,却心甘情愿被你一纸状告,间接死在了你的手里……”

  “言哥哥一直以为当年跳下寒潭救他的小女孩是我江芷宁,不是妹妹你,为此我还身落‘病根’,得到了言哥哥独一无二的宠爱呢……”

  “今日和言哥哥成婚的会是我江芷宁,可不会是妹妹你,从此以后,我江芷宁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

  “至于你爹藏的那半块虎符,等妹妹死了,整个江家都会是我江芷宁的,还怕找不到吗?”

  “你们!”江楚听完这些话,整个人都受得了巨大的打击,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恨不能立马杀了眼前的两个人泄愤。

  “话我都说完了,现在,妹妹就可以……安心去死了……”江芷宁说完,便将一颗墨绿色的毒药强行塞进了江楚的嘴里。

  毒药很快便在江楚的嘴里融化成辛辣的液体,顺着江楚喉咙流下。

  看着江楚充满仇恨的双眼,江芷宁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起身拂去嫁衣上似乎不存在的褶皱,转身温婉的拉住君莫言的手。

  “言哥哥,我们走吧,今天可是我们大婚呢!吉时可快到了。”

  “好,都听宁宁的。”君莫言说着,便牵着江芷宁往外走。

  离开地牢的一刹那,君莫言眸中寒芒一闪,冷声道:“烧了。”

  听到这话,江芷宁更是势得意满的挑了挑眉。

  “是,殿下。”角落处的暗卫应道,转身便闪进了地牢……

  江楚猛烈的咳嗽着,眼前是被踢翻的炭火和越来越猛烈的火势,全身上下仿佛有万千蚁虫噬咬,又有火苗灼烧的痛。

  看着眼前逐渐消失的那两道人影,巨大的悔恨与绝望充斥整个胸膛。

  悔啊!

  她江楚是罪人啊!

  她助纣为虐!

  她害死了那么多爱她的人!

  她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简直是是她咎由自取!

  如果……如果能再来一次……她江楚,一定要百倍千倍地偿还那些伤害她的人!

  火苗逐渐将江楚吞噬,江楚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生命在逐渐消逝。弥留之际,江楚仿佛看到了一个若有若无人影。

  那个人似乎有所感觉,缓缓转过了身来,看到是江楚,那如同鬼斧神工般的冷俊面庞忽的就软了下来,剑星眉目中渲染着一片温柔的余韵,凌唇轻挑:“原来是……我的……阿楚啊……”

  “君莫歌……”江楚终于看清了那个人,却只能凄惨地苦笑一声。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