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轩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安卓资讯 > 相思未寒情刻骨(沈卿卿霍霆萧)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的(图文)

 

  “陆离冰,视为不祥,而你南池却将这不详之人送与我北川和亲,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殿之中是满堂的喜气,可那身着喜服之人却眉目极冷,纵然那面容俊美绝伦,亦掩盖不住其一身的寒气。

  他便是北川如今的国君,温衍。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此刻恨不得将手中的杯盏直接摔在眼前人的身上。

  南池说要送个公主来和亲,如此示好,他自是欣然接受。可就在花轿临门了,却告知他要送来这众人皆知不祥的三公主,这般儿戏,怕不是当他北川无人了!

  自温衍即位,一向沉稳冷静,如今日这般大怒更是前所未有,满堂的臣子此刻皆无比惶恐,无一敢言。

  “殿下息怒。”那南池来的使者面对眼前这位北川国君的怒火,却仍是一脸镇定,“国师大人已观星卜算,我整个南池皇室,唯有三公主与殿下您八字相合。”

  “相合?!”温衍听闻怒气更甚,猛的将手中的杯盏扔了出去,“韩宁烽,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随着杯盏应声而落发出尖锐的声响,在场众人也不禁议论纷纷。

  “殿下乃北川国君,竟要与这不祥之人八字相合,南池未免欺人太甚了。”

  “你们南池说是要停战求和,如今却又送来了个不祥的公主,怕不是故意要挑起战争!”

  “殿下,这南池欺人太甚,我们万万不可就此轻易放过!”

  “诸位少安毋躁,且听我把话说完。”江宁烽似是早料到了这番场面,言语中更是从容,“我南池对于和亲之事十分重视,还请诸位莫要怀疑,国师已算出今日北川将有大雪,此雪便可化解三公主的不祥之兆。”

  “大雪?”温衍冷声道:“你是觉得朕疯了,还是整个北川疯了?!单凭一场雪,便可将这陆离冰十六年的不祥消磨殆尽?!”

  江宁烽闻言,俯首作揖,眉目间毫无惧色,星眸之中,神色更是笃定:“此乃国师大人亲算,若是殿下不信,大可将三公主拦于天辰门外。此刻风雪大作,换了寻常女子就算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可若这一夜三公主安然无恙,便可印证国师所言不假。”

  温衍挑眉,方才的怒气已有些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唇边那一抹极冷的笑:“那若是有恙呢?”

  “若是有恙,那三公主的生死,臣的生死,都全凭殿下之意,南池绝不干预。”

  江宁烽是南池重臣,虽说年纪尚轻,却是南池手握重兵的护国大将军,说句不中听的话,若是两者二选其一,那南池国君怕是舍了自己的亲女儿,也要保下这大将军。

  “好。”温衍沉默良久,终是点了点头。此刻的他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静,语气也平静了不少,这南池国君到真是对这个女儿生死不问,仿佛这送来的,不是人,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贡品一般。

  温衍思及此,笑意中带上了一丝讥讽,他冷冷拂袖,道:“传令下去,天辰门外仅留南池三公主一人,其他送嫁之人,包括这位江大人,一并关押。”

  一道圣谕下去,大殿之中当即涌上一众卫兵将江宁烽以及一同前来的几个使臣扣押起来。

  “你们的命还留不留,就要看这不祥的三公主能否安然无恙了。”

  ***

  既是寒冬,北川又是极北之地,整个都城皆被这风雪笼罩其中。

  抬花轿之人行至天辰门外却猛地停下了脚步。

  “公主,天辰门不开,这可如何是好!”

  “就是啊,三公主,无人接亲也就罢了,哪能将这花轿就这么拒之门外啊!”

  送亲姑姑的话引起了在场的一众非议,这寒冬腊月的,换了谁,都是不愿在雪地里呆的。

  “三公主,三公主,您看这可怎么办啊!”

  “三公主…..”

  无论这轿子外头如何吵闹,那花轿里的女子却始终一言不发。

  直到这时辰一点一点的过了,到花轿顶子上积满了雪,轿子里方才传来了一声轻语。

  “等着。”

  那声音竟要比漫天的飞雪更为叫人心寒。

  陆离冰说等着,那些在雪地里站着瑟瑟发抖的送嫁轿夫姑姑们可等不得,当即又开始吵闹起来。

  “三公主,这吉时是国师大人亲算,误了吉时,就是误了亲事,咱们这可是掉脑袋的罪过啊!”

  “是啊,三公主,您倒是想想办法啊!”

  “三公主…..”

  “你们都别说了!我们公主有什么办法?!难道让她敲着城门哭着喊着让人家开门吗?!”站在花轿一旁的小丫鬟忍不住了,当即走上前去了两步,大声的呵斥起来。

  她是陆离冰的陪嫁侍女云苏,也是从小和陆离冰一起长大的。

  “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奴婢在这里使唤主子做这做那了!”

  “你这话说的,咱们也是为了公主着想!”

  “为了公主?”云苏娇俏的小脸上满是鄙夷之色,“我看你们是为了自己吧,这会在雪地里挨冻的又不止你们!”

  被云苏这么一怼,几个送嫁姑姑的气势明显弱了几分,可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

  “都说这三公主不祥,我看是真的,连个亲事都这般不顺。”

  “可不是……如此大喜之事都冲不走这晦气……”

  “你们这说的也太过分了!!”云苏气急,当场叉腰,准备打骂一场。

  对面那俩姑姑也不甘示弱,也撸起了袖子打算不死不休。

  一声厉喝打断了她们。

  “好了,莫要再吵了。”

  轿子外头如此吵闹惹得陆离冰心中烦闷,她不禁揉了揉太阳穴,语气中带上了一丝不耐,“要是怕误了吉时,你们大可带着人去撞门,瞧瞧这北川的天辰门到底能否轻易开得。”

  陆离冰一发话,轿子外头立刻静了下来。就算三公主再怎么不祥,再怎么不得宠,她也到底是个公主,即便众人心中不谐,面上,总还是有些忌惮的。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之时,铁门浑厚的声响猛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天辰门开了。

  众人脸上才稍露喜色,又见不少金羽卫夺门而出,这架势绝不像是迎亲的,反倒像是来抓人的。

  果不其然,那些金羽卫手中的长枪皆对着眼前一行送嫁之人,吓得他们都慌了神,有几个胆小的姑姑竟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来人啊,除了三公主,都给我抓起来!”

  那为首的官员一发话,一众金羽卫一拥而上,尖叫声,哭喊声瞬间充斥了整个天辰门。

  “殿下有令,三公主需在雪中一夜,以洗脱不祥之身,否则,送亲使者全部杀无赦!”

  这一句杀无赦将众人吓得半死,有几个姑姑甚至当场便晕了过去。

  “你们不能随便抓人!大将军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云苏瞧见金羽卫上前,当即挡在了花轿前头,张开双臂护住了轿门。

  那为首的金羽卫一听,一脸不屑的笑道:“江宁烽自己都入了大牢,你还指望他来救你们?”

  “我不走!反正我不走!我绝不离开三公主!”

  “来人,把这个丫头给我绑起来!”

  那些金羽卫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主,拿起了绳子就来将云苏绑了个结结实实。

  云苏不服,一个劲地挣扎,麻绳在她白嫩的胳膊上勒出了道道红印。

  “云苏,不用管我,这样方能少吃点苦头。”此时花轿中,突然传来清冽的女声。

  之前外头如此喧闹,花轿里却始终寂静无声,若不是有这小丫头闹的这一出,那带头之人就差点要怀疑这轿子中压根便没有人。

  “可是公主!”

  “没有可是,云苏,你若是有什么闪失,便更护不了我了。”

  “公主!!!”此刻云苏的声音中已带上了哭腔,那些金羽卫也愈发不耐烦,拖着这瘦弱的小身躯就开始往里走。

  随着喧闹声越来越远,天辰门浑厚的金属声再一次响起,周围的一切又一次变得寂静如死。

  苍白的雪地里,大红的花轿孤零零的置于其中,就仿佛一抹嫣红的鲜血滴落,更为触目惊心。

  “白溯,这就是你说的考验?”花轿里那个少言寡语的女子终于是笑出了声,这个笑,没有苦,没有怨,只有一丝若不可闻的轻蔑。

  因带着红盖头,瞧不见她脸上的神情,只见喜服下那双冻得通红的手不知何时已紧握成了拳。

  “若你想要复仇,便吃下这个。”

  白溯给的药,向来是三分医,七分毒。陆离冰在手中不断摩挲那颗细小的药丸,耳边依旧是那个男子的冷言冷语。

  “此药你一旦服下便可助你暂时忘却寒气,可这并不代表寒气未入体,虽保一时无恙,实乃后患无穷。”

  “你若是不愿去和亲,我大可帮你说上一说,免得走了这不归路,到头来后悔。”

  “不归路?”陆离冰垂眸望着手中的药丸喃喃自语:“南池才是我的不归路。”

  她自出生便被视作不祥,她的母妃因诞下的不祥之女被关在冷宫三年。

  她的父王对她母女二人避之不及,竟将她母妃改名换姓,作为她姐姐的陪嫁送去了北川,以至于她的母妃客死他乡。

  而她的姐姐,陆岚夕,呵呵……陆离冰唇边冷笑更甚,有何种狠毒的父亲,就有一样很毒的女儿。

  她陆离冰就是来复仇的,她要查出她母妃的死因,她更要看看,诺大一个南池,还能撑多久。

  思及此,陆离冰猛然将手中的药丸塞进了嘴里,药丸在口中化开之时,一股暖流自喉间入肺腑,她原先被冻得惨白的脸上也愈发红润起来。

  是不冷了,白溯的药,果真有用。

  反正她这不祥之人也没有未来,又何必去在乎后不后患呢。

  她只要那些害过她,害过她母妃的人都得到他们应有的下场罢了!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