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轩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安卓资讯 > 闪婚后慕少真香了宋九月慕斯爵 要搞事的节奏?(图文)

 

  帐后,女子躺卧于贵妃榻之上的身姿若隐若现。随着头上珠翠叮当作响之声,那女子翩然起身,方才说话的侍女立刻抬步轻扶。

  “如瑶,本宫这个妹妹向来身体孱弱,这外头寒冬腊月,大雪纷飞的,若真要冻上一晚上,岂不是命都要没了。”

  陆岚夕的话听着是对陆离冰十分关切,实则眸中却满是幸灾乐祸之色。

  如瑶从南池陪嫁而来,自小便伺候陆岚夕,亦是陆岚夕的心腹。

  “那也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主子对她已经过于仁慈了。”

  提到陆离冰,陆岚夕其实并不放在眼里,就她平日里在宫里的痴傻做派,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

  “仁慈倒是谈不上,不给本宫添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若不是她命中不祥,本宫一会儿也用不着费心思去演一出戏。”

  “其实主子大可不闻不问便是了,又何必……”

  如瑶话未说完便被陆岚夕打断,女子唇边勾起的笑意中满是算计:“都是从南池远嫁而来的姐妹,又怎可不闻不问呢。”

  更何况,她深知温衍性子深沉多疑,难以捉摸,若是她真的什么都不做,反倒惹他怀疑。

  “可是主子,若不是她失忆……”

  “如瑶,这话可万万不能提起。”

  陆岚夕面色如常,却收起了虚搭在如瑶手腕上的手,轻放到唇边,美的极为明艳妖娆的脸上带上了一丝警告。

  如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跪到地上:“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知道错了便好,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的变越快,你可是我的心腹,可莫要将自己送入万劫不复之地呀。”

  陆岚夕一向是这般模样,美艳无比的脸上总是带着摄人心魄的笑,可她的心思却如同蛇蝎一般,动辄便会令人感到恐惧和害怕。

  “爱妃在说什么万劫不复?”

  正当陆岚夕言语之时,一阵男声突如其来。她闻声迅速收起来了脸上的笑意,待那袭红衣行至身前,她的脸上早已换上了担忧之色。

  没想到。不用她去做戏,这戏就自动找上门了。

  “参见殿下。”

  温衍象征性地抬手虚扶了一下,却见陆岚夕仍跪在地上不愿起身。

  他眉头微皱,眸中神色却了然:“你这是做什么?”

  “妾身听宫人们说妹妹被拦在了天辰门外,妾身心里担心。妹妹原本就体弱,这一夜的风雪哪里能受得住啊。”

  “所以,你这是要替她求情?”温衍原地站定,一双星眸之中满是试探之意。

  温衍将这话问得如此明面,到教陆岚夕有些难以作答,若是求情,肯定有违圣意,而且她自己恨不得陆离冰就此冻死算了。

  若是不求,那方才自己那一出戏岂不是自相矛盾了。

  “妾身不敢,只是担心妹妹,还望殿下能从轻处置。这一夜,也太过漫长了…….”

  温衍闻言,脸上是带着三分笑意,可他心中所想却无人能知。他顿了顿,直接伸手将陆岚夕强扶了起来。

  “这一夜,不是朕说了算,是你们南池的大国师说了算。你也觉得,这一夜的大雪能化解你妹妹的不祥吗?”

  望着温衍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陆岚夕第一次切身的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有多难测。

  此刻,仿佛自己只要说错一句话,下场便不见得比她那个在大雪里的妹妹好上多少。

  之前她一直处于后宫,所知的,也不过是宫人的一些见闻罢了。到底温衍是个怎样的人,她心里是没底的。

  还有一事也令她心中疑惑,白溯竟舍得让她这妹妹在大雪里冻一夜,他们不是最好的交情了吗?

  看着眼前的女子噤了声,温衍到也不强迫。他抬步向正座走去,随手便拿起了桌上的茶壶,自斟自饮了一口,接着道:“你不知也实属正常。”

  “妾身确实不懂这些,只知妹妹活泼单纯,与妾身姐妹情深,妾身过于担心而已。”

  “既是担心,你不如去天辰门外陪她可好?”

  “殿下……”温衍的一句话吓的陆岚夕差点又一次跪倒在地,可这姐妹情深的戏码还得继续演下去,她心中也有些慌了神。

  关键时候还是如瑶机灵,她一闻言立即跪在了地上:“殿下万万不可,主子最近……最近偶感风寒!”

  温衍见状,唇边勾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朕不过是开个玩笑,朕舍不得。”

  语罢,他便起了身,一袭红衫,英姿斐然:“既然风寒,那这几日便不用侍驾了。”

  望着那人的身影愈行愈远,陆岚夕再也支撑不住,徒然跪倒在地。原先,本是她要去做一出戏,可不曾想,却被他人试探至此。

  “陆离冰!”陆岚夕压低了声音,脸上却满是刻薄愤怒之色。“你这不祥之人,刚一来就给本宫添堵!!”

  “主子消消气。”如瑶立马上前搀扶却被陆岚夕一把推开。

  “她和她的母亲一样,就是个命带不祥的贱人,在南池,有人护着她,在北川可就没有了!”

  “我迟早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陆岚夕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此刻是不可以平复的狰狞。

  是再多的风雪掩埋不住的嫉恨和怒火。

  明明儿时,是她先喜欢白溯的!

  为什么,反倒叫她横插了一脚!

  —————————

  东方的天际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大雪下了一夜,却因这天际的微光而逐渐消散了。

  陆离冰在花轿里坐了一夜。

  这一夜,天辰门外,寒冷如霜,四下死寂,就如同她在冷宫之时一般。

  这孤苦无依,自负生死的日子,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她早都习惯了,她如今只关心的是天既然亮了,那白溯说的考验应该是过了吧。

  果不其然,片刻后,随着金属铁门的轰鸣声又一次响起。一大群侍女,官员,乃至皇亲国戚都从门内走来。

  此刻的花轿外,是与昨夜截然不同的景象,喧天的锣鼓声顿时充斥着她的耳膜,这般做派真是要多喜庆有多喜庆。

  “三妹!!”还未等其他人开口,一句熟悉的喊声已先行入了耳。

  陆离冰皱了皱眉,正要换上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却突然想起自己此刻正盖着红盖头呢,这天真可爱一瞬间便换成了明显的嫌恶。

  陆岚夕一下子越过了众人冲到了花轿前,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去验证自己这妹妹的生死了。

  “姐姐莫要掀帘子,免得坏了礼数。”

  陆离冰眼看着那人影离近了,娇怯怯的开了口。

  她的一句话到教陆岚夕失望至极,可该做的戏还要继续做下去。

  “你可让姐姐担心坏了!”

  “多谢姐姐关心,三妹无恙。”

  “三公主说的对,怜妃你失态了。”

  温衍原本站在后头看戏,瞧见陆离冰说话了,他心下才对此事有了几分信服,当即抬步上前,站在了陆岚夕身前。

  “既然三公主安然无恙,大婚照常举行。来人,将三公主迎进天辰门!”

  依照北川的规矩,除了皇家天子,太后之外,任何人都不得骑马,坐轿辇入天辰门。

  温衍一发话,几个喜事姑姑当即迎上前来,要将陆离冰迎出轿子外。

  许是因为坐的太久了,陆离冰抬脚刚下轿子,便双腿一软。几个姑姑离得远,应接不暇,眼看着这新嫁娘就要摔倒在地,在场众人都难免低呼。

  陆离冰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在雪地里坐了一夜不说,如今还要跌倒。说真的,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可能也许大概,是有那么一点儿不祥……

  当她认命地闭上眼,打算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倒霉之时,却不想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隔着红盖头,她瞧不见那人的模样,只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沉香木味,香而不腻,雅致非常。

  “朕的妃子,还没过门便坠轿,太不吉利。”

  原来,这便是北川国君温衍。

  还未等她缓过神来,温衍索性手上一提,一把将眼前这发懵的女子拦腰抱起。

  被国君抱着进门的妃子,这大抵是头一个!这事,怎么也不像是他们一向沉着冷静的殿下做的出来的。

  就连一直跟着温衍的大太监魏极也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他主子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待他缓过神来,他的殿下此刻已经抱着美人走到了天辰门了。

  “你们还不快让开,快让开!!!”魏极颠颠的跑了过去。

  众人也立即向两旁撤开,让出了一条道。

  温衍一路阔步而走,而怀中的女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甚至都觉得她是不是快睡着了。

  想到这里,他不免低下头瞧了她几眼,低声挪揄道:“躺在朕的怀里,让你这般舒服?”

  温衍的一句话让原本有些发懵且极度困顿的陆离冰清醒了过来,当即换上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那……殿下还不快放我下来!天啊,殿下男女授受不亲,啊不对,我是你的妃子!殿下!!救命!”

  这女人连救命都喊出来了。温衍心下觉得有些好笑,将怀中的人儿又抱的紧了些:“你此刻这般,不觉得有点晚了吗?”

  “哦,晚了啊。”陆离冰瞬间便安静了下来,“那就能劳烦殿下辛苦了。”

  “你……”陆离冰的反应是温衍万万想不到的,“你这南池不祥的三公主,到真是有点意思。”

  有意思吗?

  陆离冰安静的靠在温衍胸口,心中却泛起了层层冷意。

  是在冷宫的这么多年有意思。

  还是她的母妃客死他乡有意思。

  亦或是她被百般刁难欺辱有意思。

  这一切的一切,如果都那么有意思的话,那她总有一天,要让那些人都尝尝其中的乐趣。

  也不枉费她佯装了这么一副好心肠!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