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轩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安卓资讯 > 《仙医小神农》一群大宗师?(图文)

 

  “不知太子殿下想和臣女说些什么,臣女嘴笨,若是等会冒犯了殿下,还请殿下包涵。”看着周边就剩太子的于念,有些不自在。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些困惑,想问于小姐。”感受到于念的不自在,傅宸尽量分散目光,让自己不要盯着于念。

  “太子殿下请问,臣女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于念握着雨伞的手攥的更紧了。

  “于小姐觉得孤如何,”说到这,傅宸才将目光重新聚集在于念的身上,眸中包含着期待,不过很浅。

  “这,”傅宸期待的眼神不由让于念晃了晃神。“在臣女看来,殿下自是极好的。”

  闻言,傅宸笑的有些肆意。“那孤就放心了,前几日父皇特意问孤,永嘉侯府嫡女如何,孤和于小姐回的话是一样的。而孤的父皇听了,当场笑开了怀。”傅宸话音又是一转,“于小姐如何看父皇之言。”

  于念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陛下的圣意哪里是臣女能猜的到的,”说着往后退了几步。

  傅宸脸一瞬黑了下来,手紧握,不再看于念,语气也有些冷了,“于小姐,天好像更冷了,孤就不打扰了。秦小姐应该在前面不远处,你寻着她便回府吧。”

  “也好,臣女告退,”傅宸的阴晴变幻让于念有些不适,更奇怪的是脑子里莫名有个微弱的声音告诉她:太子殿下不该是这样的。

  看着于念的身影彻底消失,心底的那种无力感卷席而来。傅宸的眼睛越来越红,伞早已被他丢去,而手更是用力的砸向的身旁的梅花树,血的颜色染红了树枝上的白雪,于枝头上的梅花遥遥呼应着,“让你忘了那些事的,是孤。可念儿,当你用那陌生还带着些戒备的样子看着孤,孤…”傅宸想着闭上的眼睛,顺着梅花树单膝跪在雪地之中。许久,傅宸才睁开了双眼,眼中的戾气已经散去了不少,“念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毫无戒备的看着孤。”然后嘴角溢出了鲜血,傅宸从衣袖拿出了一方手帕,凝望了许久,眼里的柔光盛满,“可孤能拿你怎么办呢。”

  “殿下,您受伤了。属下扶您起来,”侍卫担心的说。

  “不用了,孤无事,不需要扶着,”傅宸将手中的帕子整齐的叠好,塞回袖口,又用手拭去嘴角的血,手上则撕下一块衣角随意包扎。

  ...

  秦语和俞白聊着,瞟见了于念的身影,立马招了招手,“阿念,我在这。”

  等到于念彻底到身旁,秦语立马对于念的前后左右都看了看,发现于念没什么损伤悬着的心才放下,“阿念,没事吧,太子殿下应该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殿下很和善,”于念见秦语身旁的俞白脸都黑了,连忙打圆场。

  “没事就好,”秦语笑了笑。

  “哎,秦语,你把我家表哥想成什么了。对小爷我胡言乱语什么的,左耳进右耳出,倒是都可以不计较。但若是惹了表哥不快,小爷也帮不了你,你可长点心。”俞白一副小爷多为你着想的样子。

  秦语对俞白“切”了一声,转头对于念说,“阿念,我们回府吧。”

  “嗯,”于念应了一声就随秦语走了。

  “要小爷送你们回府吗,”俞白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朝着两人的背影喊到。

  “不用,”秦语转身向俞白挥了挥手,“俞白,有机会下次再见。”

  “下次见,”俞白竟然在秦语的带动下也呆呆的挥了挥手。

  直到不见秦语的身影,才缓过神来。僵硬的把手收回来,心道:才和秦语相处这么一会,就被带蠢了。看来以后还是得少和秦语这丫接触,万一毁了小爷一世英名就不划算了。

  ...

  “表哥,怎么样。以表哥这身份,这才貌,是不是把于家小姐迷的晕头转向了。”俞白不怕死的调侃着傅宸,眼珠一转便发现了傅宸那手被包着,还渗着血,“啧啧,表哥,这战况挺激烈啊,还带上伤了。我猜猜,是英雄救美还是怒发冲冠为红颜。”

  “孤看你是欠揍了。”傅宸脸黑的不能再黑了。

  “表哥,别生气啊。是表弟的错,没成想,表哥这般身份才貌都打动不了于家姑娘。没关系,表弟愿意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手把手教授你如何追姑娘。”说完,俞白还自我陶醉了一把。随之,手就要往傅宸肩上放。

  傅宸瞪着俞白,“俞白,敢把你这咸猪手打在孤身上试试。”

  俞白一灰溜就把手缩了回来,“表哥,都说情场失意,事业就得意了。不就是个于家姑娘,没了于家姑娘,还有韩家,李家,宋家,任你挑选,您觉得表弟说的怎么样。”

  “孤看不怎么样。最近俞表弟的嘴皮功夫长的这般不错,想必武功也是齐头并进的。孤定会和舅舅好生商讨和俞表弟武艺切磋的事的。”傅宸也不管俞白的表情,甩袖就走。

  “表哥,武艺切磋。大家都是文人墨客,不要用武力解决问题。”俞白一副生无可恋,大声叫着。

  “俞表弟,还是等什么时候作了个百千首诗再提文人墨客不用武力这事吧。”傅宸说完只留一个背影给俞白。

  俞白狠狠挠了挠自己的头,又看见傅宸翻在地上的伞,伸出右脚踢了踢,“臭表哥,对表弟也太不友善了。”正想再踹几脚出出气,一个人狂奔而来,把伞收走了,“俞小将军,殿下的伞小人拿走了,您继续。”

  望着眼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人。俞白不由翻了翻白眼。“你给小爷站住,你把伞拿走了。我还继续什么啊,自踹不成。”

  那人听了,友善转身对俞白一笑,“俞小将军自踹也并无不可,小人还急着复殿下的令,就不妨碍俞小将军了。”

  “等会儿,你不会要把小爷踹伞这事告诉表哥吧,”俞白心里莫名不安的说。

  “小人自然是和殿下如实禀报,”说完,那人便一溜烟没影了。

  俞白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完了,这回真完了。”回去铁定会被他的太子表哥打着切磋武艺的由子揍的十天半月下不了床。然后,他爹还得感恩戴德的邀请他的太子表哥没事多和他这个不成器的表弟切磋切磋。

  …

  …

  “姑娘,太子殿下今日送来一把琴。”

  “姑娘,太子殿下又送来了一方上好砚台。”

  “姑娘,太子殿下又又送来一副齐大师的水墨画。”

  …

  于念倚靠在贵妃椅上,看着堆满东西的桌上,表情有些麻木。

  “姑娘,奴婢将这半月送的礼物堆去库房好了。”

  “等等,”于念连忙叫住了紫凌。

  “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将这些一起送回太子府,告诉殿下,心意我收下了,但礼物太过贵重还是收回吧。”于念语气淡淡。

  “可,可是。”

  “怎么。”

  “殿下说姑娘是未来的太子妃,收下是理所应当。要是姑娘执意不收,他就只能来拜访拜访侯爷了。”紫凌说着,小心翼翼地看着于念。

  “即是如此,那便收下计入库房好了。”于念说着,抿了抿手中的茶水。心里对傅宸说不出的感觉,明明上次见面太子对她的态度还是阴晴不定的,如今又日日重礼相赠,还有太子那眸子时不时散出另她莫名熟悉的柔光…诡异至极。

  …

  北地

  女子一袭红衣,眉眼如画,朱唇点点,额间的曼珠沙华更衬的她肌肤如雪,魅惑如妖,手中不紧不慢的擦抹着扔在滴血剑刃。

  屋里凭空出现一人,跪在地上,“主子。”

  女子嘴角上扬,朱唇微张,“右相那匹夫最近可有异动。”

  “右相最近频繁上奏收回王爷一部分的兵权,但陛下没有应下,反而当着百官斥责了右相。”

  “呵,这老匹夫真当本宫不在京都,便奈何不得他。”女子轻笑了一声,“下去吧,继续让谋心阁密切监视京都。”

  “是。”

  …

  “倒是好一副君臣情深,”女子锐利的眸子扫视前方。

  “主子,为何陛下驳回甚至斥责了右相,您还这么不开心。”小丫头看似精明的眼神却带着迷茫。

  “几句不痛不痒的训斥罢了。本宫这位皇伯伯向来善于谋人心,无非是在唱着白红脸同台的戏。这些年北地不安稳的很,本宫的父王对这位皇伯可还有大用,如何能损。”傅棠刷的将剑刃收回剑身。

  “那何必训斥右相,不是多此一举。”

  傅棠:“多此一举——本宫这位皇伯可从不做无用功。这事定会传入父王的耳中,而本宫的这位傻父王怕是对这位皇伯更加死心塌地了。”

  “主子,陛下这般…要不再往京都插些人手。”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